精选3码中特

当前位置:精选3码中特 > 资料专区 >

欣喜道:“太好了

admin 2020-06-04 22:41 未知

上午十点,在二十一区公墓,举行蓝海集团市场部总监及另一名公司要员的葬礼。阴郁的天空洒下淅淅沥沥的小雨,为这片天地注入悲凉气息。公墓十六名工作人员抬著两口制作精美的石棺,穿过以蓝劲松、蓝幽为首的蓝海集团公司的主要干部,以及两名死者的亲属共同组成的百人方阵,缓缓走向挖好的墓坑,将沉重的石棺放入其中。周围有二十几名身著黑西装的保镖配合警察维持秩序,将闻讯赶来的大批记者阻挡在周边。我手捧两束鲜花,穿过附近的记者,遇到保镖和警察的共同阻拦。没等我表示身分,在蓝海大厦恐怖事件中,替蓝劲松挡子弹的那名保镖一眼就认出我来,微笑示意其他人,将我带向里面。我边走边问:“对不起,到现在还不知道你的名字?”“我叫江震林。”那人非常有礼貌的回应。我郑重其事的和他握手,微笑暗示:“我想我们以后会共事很长一段时间。”江震林愣了一下,欣喜道:“太好了,能和您共事是我的荣幸。”当我谦虚回应时,人群前排的唐茜发现了我,欣喜的招手。等我走到身边,她小声问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我回头朝一脸疲惫的李东锐、李西锐微笑招呼,小声回应:“我是代表爷爷来的。”“方老旅游还没回来吗?”唐茜嘴角浮起神秘的笑容。聪明的她大概早已猜到我爷爷并非外出旅游,而是出于安全原因不宜露面,否则她就不会有这种奇怪的表情。我尴尬的摇头,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。蓝劲松注视蓝幽,留意到她的异常,感到有些惊奇。葬礼持续进行著,现场陷入一片沉寂,由两名死者的亲属开始,人们往石棺扔上鲜花,并和站在墓前的死者亲属握手,送上安慰语。亲属过后,身分最为尊贵的蓝劲松父女走出人群,并肩前进,先向左边死者的三名亲属送上安慰,然后走向右边死者唯一的一名亲属。由于位置的关系,我成了第二个吊祭者,就在我和左边死者的三名亲属握手,并替爷爷送上安慰语时,异变突起。右边那名死者的亲属仰起年轻的面孔,生命场发生诡异的变化,心跳加速近一半,而体温在瞬间内足足增加了四度。我惊骇转头,看著蓝劲松右手缓缓和青年握在一起,更震惊的注意到青年眼中涌动可怕的狂热色彩,左手缓缓按向腰部。于是我急中生智,用义大利语大声呼叫:“行动取消。”青年反射性的扭头看我,按向腰部的左手不自觉提了起来,等看清我面孔后重新重重按了下去。虽然只是一瞬间,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。我发出一个能量球,将能量球打入青年背后的深坑里,同时闪电般的在蓝劲松、蓝幽背后升起,拉著他们倒射向后方。李东锐、李西锐的反应同样惊人,他们几乎在青年生命场发生诡异变化的那一刻,就全速飞出人群,将继续往前走的四个人推向后方,联手发出两面巨大的能量网,嵌入地下。轰!血雨涌出深坑,爆炸产生的气浪接触土地,转化成震波,扩散向周围三十米,掀起尘土。我在身下凝结起一个强大的能量网,阻挡掀起的泥土,并及时发出另三股能量,接住身后被掀上天空的那三名死者亲属。由于一心多用,我无法强接下巨大气浪,被它带著落向后方十米之外。另一边,李东锐、李西锐拚命发出能量网,接连深入地底,大幅抵销了震波,又由于本来没有处在爆炸中心,终于成功压住上扬的土地,避免了人员的伤亡。尽管如此,处在爆炸力边缘的三、四十个人全部站立不稳的摔倒在地。最倒楣的要数抬石棺的十六名公墓工作人员,他们站在二十米外等待接下来的工作,哪料到祸从天降,个个毫无准备的被抛上天空,摔得头破血流。尖叫声、惨叫声,加上漫天粉尘,场面乱成了一团。四周的记者没有放弃这样的好镜头,闪光灯接连闪动,疯狂抢拍。混乱之中,一排密集的子弹夹在刺眼的闪光灯里,涌向我身边的蓝劲松和蓝幽。开枪的是一位年轻貌美的外国女记者,子弹竟然来自手中的照相机。她对开枪的时机、方位非常专业,可惜并不知道从几十米外,即使向我发射火箭弹也起不了太大作用。“找死!”李东锐怒斥一声,全速飞去。那名外国女记者警觉性倒强,朝李东锐猛烈开火,加速后退。“不许开枪还击。”李东锐发现对方并非超能战士,及时制止保镖和警察举枪还击。疾速避开射来的两排子弹,他闪电般前进,在女记者再次移动隐藏在照相机里的枪口前,手掌砍在她颈部,迅速令她陷入昏迷。伸手抱住她,李东锐雀跃不已:“总算抓到一个活的……妈的。”他尖叫一声,推开女记者,没命的朝后逃窜。轰!女记者年轻朝气的身体被撕的粉碎,化成漫天血雨,映红了几十米内的潮湿地面。人们张大了嘴巴,傻呆呆的看著眼前恐怖的一幕,怎么也不敢相信一向最安宁之处,居然会发生恐怖事件。嗖……子弹突如其来,笔直朝向蓝劲松。“是狙击手,大家快趴下。”李西锐凭藉超凡眼力辨清子弹形状,失声大叫。顿时,人们再次发出尖叫,双手抱头,掩住耳朵,趴在地上。我发出能量,挡住从三个方向射来的六颗子弹,跟著蓝劲松、蓝幽蹲在地上,及时避开全向我心脏而来的子弹。对方开枪快速精准,无疑是专业的狙击手。警察和保镖纷纷取出枪械,胡乱的四处瞄准,找寻目标,可是因为下雨,视线不清,可视范围根本达不到三百米,而狙击手的狙击距离却至少是一千米以上,情况陷入僵局。突然间,左边十几米处的一名保镖引起我的注意。他从西装暗袋里取出一柄携带型狙击步枪,快速装上弹匣和瞄准镜,动作如流水一般。我惊喜道:“把它给我。”李西锐同样发现这种情况,见保镖犹豫,毫不犹豫的叫道:“给他。”保镖没敢再迟疑,顺著光滑的石地,把枪滑向我脚下。我接过狙击枪,看了一眼,打开保险锁,站了起来。红外线瞄准镜透过淅淅沥沥的小雨,范围达周围三、四公里,一切景物尽收眼底。这是中国制造的四点八毫米口径的无托狙击步枪,可折叠的枪管三百五十毫米,子弹容量十五发,可射至一万两千发,也不会发生故障,总重量不到四千克,有效射程更是达到三千两百米,技术世界顶尖。在我刚站起来之时,三枚子弹朝我穿梭而来,一颗射向我额头,另两颗飞向我心脏。我上半身诡异晃动,避开子弹,快速移动枪,透过弹道轨迹迅速找出一名藏在两公里外一棵树上的蒙面狙击手。再避开一排子弹,我瞄准他的肩头,轻轻扣动了扳机。子弹飞出枪口,划破细雨,在空中美妙旋转穿梭,命中对方肩头。蒙面狙击手退了一步,继续朝我开火。我愣了一下,意识到他穿著防弹衣,不由得暗骂一声,边躲避子弹, 香港六合正版综合资料网边调整枪口, 香港六合开奖结果历史记录再次开枪打中他没有防护的右手。蒙面恐怖份子站著开枪, 香港六合手机开奖直播右手中弹后, 香港王中王网站狙击枪脱手掉落,重心跟著失去平衡,掉下大树。我疾速旋转九十度,二十秒内捕捉到躲藏在另一棵树上的一位蒙面恐怖份子,再一枪命中他的右手,使其失去开枪的能力。第三名恐怖份子站在一米多高的墓碑上,目标相对明显。我毫不客气,朝他的左右手连开两枪,第三颗子弹更是凶狠的射向他右脚。这名恐怖份子抬起右脚,以左脚支撑,上身大幅度的摆向左边,一举避开三颗子弹,没等重心重新落稳,朝我还击三枪。看清他是超能战士,我倒是没感到太奇怪,在原地左右闪动,和他展开了一对一的对决。子弹在空中呼啸往来,连成一线,彼此都在不到两米的空间内有惊无险的左右移动,遭殃的只是墓碑,被子弹打的得硝飞扬。啪!没子弹了,十五颗子弹已经射完了。“接著。”刚才给我狙击枪的那名保镖一直在注意我的行动,见我没子弹,马上扔给我一个弹匣。弹匣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,落向我头顶,中途被一颗子弹准确的击飞,对方枪法的确一流。我飞身而起,用能量捞回弹匣,凌空换上,旋转著身子落向墓碑,继续朝两公里外蒙面的超能战士开火。超能战士朝我开了两枪,突然飞身后退。另两名恐怖份子开始跟著撤离,他们弯著腰,频频藉助墓碑,阻挡我的视线,又以不规则的曲折路线快速逃离,令我的狙击枪失去了用武之地。“没事了,大家起来吧。”我放下狙击枪,心潮澎湃。执行自杀性爆炸袭击的那名青年不过是普通人,但他心态已经稳固到在发动袭击的那一刻才暴露,眼镜蛇的可怕由此可见一斑。不到五分钟,敌人刺杀手法连番上阵,层出不穷,哪怕失败,他们仍没有留下任何一个活口,凶狠果然名不虚传。此次,他们不过出动了五个人,来势已是如此凶猛,未来我将面对的一定是更加凶险可怕的局面。而对于眼镜蛇,我除了知道他们领导人金沙、二号头目赤焰外,其余根本一无所知,这才是我面临的最大挑战。受蓝劲松、蓝幽带动,人们相继站起,无不以崇敬的眼光仰望我,哪怕那名当保镖的三线超能战士也不例外,因为他更知道刚才那千钧一发时,我的行动需要多少智慧和能力。“天哥,谢谢你。”李东锐跑了过来,感谢道:“幸亏有你在,要不然队长非活吃了我和西锐不可。”李西锐跟著由衷点头,感激不已。刚才那自杀性爆炸袭击来得毫无先兆,他们兄弟虽然有警觉,但到底还是晚了,若非我机警,蓝劲松父女必定已经丧生。我被李东锐的有趣词语逗得失笑,转头好奇的问:“那名女记者不是被你打晕了吗?怎么还能启动身上的爆炸装置?”李东锐苦笑答道:“我以前听说过眼镜蛇拥有属于自己的爆炸专家,在某些对外行动的人员身上曾经安装过爆炸装置,这种感应装置可以透过突然变得异常的体温和心跳自动启动,没想到是真的。幸亏爆炸前有轻微的警示音,要不然我也完了。”我不由得感到震惊,也终于明白眼镜蛇成员很少被活捉的原因。快速调整心情,我把狙击枪还给保镖,开口提醒:“东锐、西锐,你们回头查一查右手中弹的人员,资料专区也许能抓住这两名恐怖份子。”“不是有三个吗?”蓝幽大步靠近,惊奇发问。“是有三个,不过第三个是超能战士。”我苦笑回应:“他虽然能力只处于三线,但是百米外的任何子弹已经威胁不到他,何况是两公里。”“天哥,你刚说要我们回头查一下右手中弹的人……”李西锐愣了一下,惊喜道:“难道你真的要来接替我们了吗?”“总算可以放心回去睡一觉了。”他们见我点头,异口同声的欢呼,一个鞠躬,另一个敬礼,表示感谢,滑稽至极。“你怎么不早说?”蓝幽娇嗔的埋怨。“现在说还不迟嘛。”我避开她那小女人的眼神,望向蓝劲松,说:“从现在开始我是您的保镖。对了,接下来去哪里?”蓝劲松再次发现他的宝贝女儿对我是那么与众不同,认定蓝幽和我的关系非比寻常,嘴角闪过欢欣笑容,低声道:“去公司。”对于我再次救命之情,他没有用言语来表达感激,但表情却比任何言语更有力。“好的,董事长,您请。”我扮演自己现在的角色,伸手请蓝劲松离开混乱的现场。蓝劲松关怀手下成员,得到他们一致摇头表示没事后,率先起步。我和蓝幽紧跟上,蓝幽乘机问我:“你怎么这么快就改变主意啦?”“我说过我最心软了。”我回道:“而你昨晚恰恰击在我这痛处。”“胡扯。”蓝幽白眼相向:“我看是龙影的面子比我大。”我苦笑:“你们果然狼狈为奸。”单凭她问我怎么这么快就改变主意,我就知道龙影在我抵达这里前,一定通知她我要来当保镖的事。蓝幽不满的伸脚踢我,气道:“好难听,什么叫狼狈为奸。”我慌忙提醒她:“小姐,注意形象,你是公众人物,外面记者们的镜头全对著你。”“我才不怕。”蓝幽嘴上这么说,行为举止倒是立即变得规矩。毕竟她是蓝海集团的形象代言人,一举一动代表著整个蓝海的形象。记者们团团围了上来,疯狂拍摄,甚至还有一名身上染了血迹的记者挤进来,向蓝劲松做采访。历经刚才外国女记者人体爆炸的恐怖一幕,记者丝毫没有慌乱,敬业精神令人肃然起敬。公墓外的环山大道,警车呼啸而来,不断的向这里聚集。李东锐、李西锐负责和警察交涉,处理善后事宜,让我们不受干扰的开车离开。傍晚,我们驱车回到蓝劲松位于第十区郊区一座小山顶上的大别墅。蓝劲松、蓝幽和公司六名重要成员下车,进入别墅。由于眼镜蛇的目标是蓝海所有重要成员,蓝劲松只有采取这种同吃同住的无奈方法,便于保护,以免再出意外。院子里,几只大狼狗静静的坐在草地上,见到我们不仅没叫,反而摇尾的示好。我上次来时并没有它们,显然是最近来的。进入大楼,蓝幽为尽地主之谊,请我上楼,熟悉环境。这是一幢四层楼的大型别墅,大理石建构,每层楼高比普通住房高出一米,加上出自大师手笔,各个空间呈现出空灵的美感。蓝幽在前引路,指出二楼有一排供保镖和佣人居住的房间,再上三楼,分别指出六名公司要员所居住的房间,然后直接带我上顶楼。顶楼大部分空间被一个露天游泳池占据,另有一架小型的双人座直升机也非常显眼,好笑的是,这时在游泳池里游泳的竟然是一只全身雪白的哈巴狗,旁边椅子上还有一只懒洋洋的波斯猫。波斯猫见到蓝幽,乐的叫了一声,跳下椅子,窜入她怀里。哈巴狗不甘示弱,快速爬出游泳池,抖掉身上的水,围著蓝幽脚边打转,摇头晃脑,拚命和波斯猫争宠,可爱极了。我微笑看著它们,踏上柔软的仿真草皮,绕过游泳池,来到护栏边缘。周围十公里内,几幢别墅稀稀落落的坐落各方,进入眼帘的尽是青山绿水,优雅环境令人心旷神怡。蓝幽走到我身边,柔声发问:“感觉怎么样?”我深吸一口气,由衷的回应:“有钱就是好。”随著房门开启,首先进入我眼帘的是占据半个墙壁的巨幅侧面照片,照片里的人是蓝幽,她扬起职业性笑容,看来精明强干、又不失女性的柔美。“进来啊。”蓝幽转身招呼。“不必了吧?”我有些迟疑。眼前肯定是她的房间,她却让我进去,意思也太过暧昧了些。蓝幽妩媚的白眼相向,道:“怕我吃了你不成?”听她这么说,我只得傻乎乎的走了进去。自从昨晚挑明说出对我的感情,她现在简直有些肆无忌惮。蓝幽娇嗔道:“其实是你自己不老实,想歪了。我一向公私分明,只是想和你谈一谈待遇的问题。”我有些尴尬的说:“他们拿多少,我照那个数就可以了。”“要是对你也是同等待遇,那未免太委屈你了。”蓝幽微笑著说:“下午你救了我和爸,那时不算在工作范围内,先给你两百万吧。”我严肃摇头:“其实你知道,我根本不是为钱来的。”“你已经是第二次救我们了,而且还和小雨治好了我爸的肝癌。”蓝幽真诚的道:“我知道任何实质的感谢都不足以表达,但请你务必接受我和我爸这最起码的谢意。”我犹豫了一下,点头道:“好吧,那我不客气了。”人家已经把话说到这样,我没有再拒绝的理由。“你月薪就二十万吧。”蓝幽见我答应了,报以甜美的笑:“反正多的你不会要,就这么决定了,可以吗?”“噢,对了。”我点点头,掏出装著户籍证明和五十万美金的文件袋,说道:“请你替我保管一段时间。”“什么东西?”蓝幽伸手接过,当自己东西般的打开,看了里面的东西一眼,惊奇道:“你还是富翁来著,难怪对钱不在乎。”静了静,她立即发动攻击,情意绵绵的道:“既然那么在意人家,为什么总像是故意要躲我似的?”表面上看来,我的确像是没来得及回家存放这些东西,急著跑去公墓保护她。“你别误会。”我慌忙澄清:“我的敌人们随时会光顾我的家,我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地方放而已。”蓝幽故作伤心的转头打开睡房的房门,把文件袋放进保险箱,可脸上一直保持雀跃表情,看来这个误会我是解释不清楚了。嘀嘀!龙影给我的卫星电话突然响起。“没事,你接吧。”在我犹豫间,蓝幽走回客厅。画面迅速升起,龙影微笑询问:“事情还好吧?”“还行。”我低声回应:“我有种不好的感觉,是不是又出事了?”“恰好相反。”龙影被我的草木皆兵逗得失笑,说:“我刚得到消息,欧洲曾被眼镜蛇刺杀的死者家属们,共同雇请了一个多达几十人的超能兵团,取名复仇者,已经在十五分钟前抵达北京。”“太好了!”蓝幽欢呼著跳进画面,和我抢话。“咦,你在谁的房间里?”苏阳惊奇的把头伸进画面,看到背后墙上蓝幽的巨幅照片,再双眼发直的盯著蓝幽,羡慕道:“就说嘛,队长该把这肥差让给我才对……”听他这么说,龙影伸手把他脑袋推出画面外。我苦笑一声,拉回原话题:“复仇者的出现对你们恐怕不是好消息。”“是的。”龙影沉重道:“北京市内多出现一个超能战士,局势就可能更乱一分。可惜他们全部是用合法身分入境的,我根本拿他们没办法。对了,东锐、西锐将功赎罪,缴获了上午那些记者的摄影设备,把关于你的所有画面全部剪掉了。”“谢谢。”我发出衷心的谢意。记者全程拍摄上午恐怖事件,一旦这些画面落入眼镜蛇手中,我的存在可能也就暴露了。“你现在的工作待遇不差。”龙影不知哪来的好心情,对我开玩笑:“如果有空,我也很乐意做你这份工作,毕竟那不枯燥……”“去你的。”我笑骂一声,伸手关闭了视讯电话。蓝幽一而再受到调侃,脸色有些发红,却得意洋洋的挺起胸脯,展示魅力,向我示威。我摇头失笑,转身走向大阳台。落日洒下柔和光线,落在室内木质地板上,把一切浸入和谐色彩中,营造出宁静而安详的迷离世界。我深深的沉浸其中,好久后才回过神来,回头招呼:“我想到外面走一走。”“嗯。”蓝幽轻轻点头,容颜在落日光线衬托下,格外清新动人。小树林──我和江震林、处于三线的超能保镖并肩漫步,在我们的身后,有近十名保镖紧步相随。这名超能保镖名叫秦志强,年过中旬,身材魁梧,目光炯炯有神,具有领导风范。他开了一家保全公司,这些人全部是他的部属。江震林是秦志强的左右手,其能力在上次蓝海大厦的恐怖事件中,已经显露出来,不容质疑。当时在不到二十米的距离内,他成功用身体挡住恐怖份子射向蓝劲松的子弹,身手已经达到常人所能达到的极限,是其他保镖中最强的一个。其他保镖的身手虽然弱了一些,但彼此差距非常有限。他们加起来完全可以阻挡一线超能战士的正面攻击,实力令人不敢小看。“方先生,那件自杀性爆炸袭击已经证实是外国人做的。”秦志强有些尴尬的开口:“市场部总监一直独身,大部分直系亲属都在国外,唯一留在国内的这名亲属是他的外甥,居住在外地。我们一直很注意可能和董事长有接触的人,所以派专人去请他,没想到他在从酒店出发前,就被人打晕并替换。如果细心一些,也许能事先发现,只能怪我们工作太大意。”“我们面对的不是普通的对手,而是横行欧洲近十年的眼镜蛇。”我安慰道:“即使让我二十四小时保护跟著他,也许也照样会出现同样的情况,因为那家伙拥有超能战士般的坚强之心,而且抱著必死的决心。人要是拼起命来,那才是最可怕的。”听到我妙趣的措辞,大家脸上相继浮起了笑意。“我初来乍到,对什么都不熟悉。”我微笑询问:“你们能不能为我介绍一下你们现在的安全措施?”秦志强点点头,吩咐道:“震林,你为方先生介绍一下这里的情况。”我微笑示意:“听起来怪别扭的,我们还要共事很长一段时间呢,请叫我的名字吧。”江震林道:“这里地处郊区,居高临下,来往的人非常少,具有最佳的地理优势。加上前几天,超能特警队的东锐和西锐向政府免费申请了一个专用的卫星空间,负责对周围二十公里的区域二十四小时的全天候监视,软体上应该已经滴水不漏。至于我们人员和力量的搭配,还要请您重新部署。”“让我当头儿,保证出事。”我尴尬的说:“说实话,我是第一次当保镖,有太多东西还要请教你们,先当个冲锋陷阵的小兵比较稳妥。”秦志强以为我谦虚,继续坚持让我指挥,但在我诚心的坚持下最终放弃。“有一件事要向大家事先说明一下。”我坦诚道:“我的目的是活捉眼镜蛇成员,尽快查出他们在北京的据点,彻底瓦解他们,这可能会砸了你们的饭碗。”“您说笑了。”秦志强严肃的说:“蓝海发起的能源战可以载入史册,蓝董事长是真正的英雄。为他做事,即使做白工,大家也会乐意的。”“是啊。”另一名保镖接话:“我们当中先出了内奸,差点将蓝董事长劫持,可他不仅没怪罪,反而安慰我们,我想我们很难碰上第二位有这种胸怀的雇主,能够为他服务真是我们的荣幸。”我暗暗点头,赞赏不已,在他们身上,我看到了人性灿烂的光辉。

  原标题:俄罗斯新增5236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累计57999例

  4月27日,体彩大乐透第20029期开奖,前区开出号码“11、14、17、22、30”,后区开出号码“07、09”。本期以2.74亿元的全国发行量,为社会筹集彩票公益金9876万元。

,,天线宝宝一码中平特

Powered by 精选3码中特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